当前位置: 主页 > 思维 >

國美之爭_事件庫_觀點中國

发布日期:2022-05-23 07:4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國美創始人黃光裕身陷囹圄,為了保證家族勢力對國美的控制權,執意把陳曉趕出董事局;中途接掌國美大權的陳曉,認為黃光裕的政治生命已經結束,為了“全體股東利益”,決意把家族勢力的反撲徹底擊潰。

  2008年11月17日 黃光裕被北京市公安局帶走調查,陳曉任國美董事會代理主席,同時,國美開始“去黃化”以自保。

  2009年1月18日起 黃光裕正式辭職;陳曉出任國美電器董事局主席,同時兼任總裁。

  2009年6月22日 國美陷入信用危機,貝恩資本注資國美電器,由此成為國美的第二大股東。竺稼、雷彥、王勵弘三人進入董事會,成為國美電器非執行董事。

  2009年7月7日 國美宣佈了將約3%的股權授予105名高管的股權激勵方案。

  2009年9月 國美電器再次發債籌資,黃光裕持股權比例面臨被攤薄的風險。

  2010年5月11日 國美電器股東週年大會上,黃光裕夫婦突然發難,否決貝恩三名前任董事連任的議案。國美電器隨後緊急召開董事會,強行委任貝恩三名高管加入董事會,並首次公開指責黃光裕夫婦將國美陷於重大危機之中。

  2010年5月18日 黃光裕案在北京市二中院作出一審判決。黃光裕以非法經營罪、內幕交易罪和單位行賄罪被判有期徒刑14年,處罰金6億元,沒收財産2億元。

  2010年6月28日 陳曉辭去公司總裁職務,繼續擔任董事會主席及執行董事。

  2010年8月4日 黃光裕發函要求陳曉下課,國美在香港起訴黃光裕,雙方關係徹底決裂。

  2010年8月7日 國美內部召開緊急會議,要求管理團隊無條件支援董事會。

  2010年8月18日 黃光裕在獄中向國美員工發出公開信《為了我們國美更好的明天》,措詞激烈地指責陳曉意圖控制國美,將“國美電器”變成“美國電器”。

  2010年8月19日 陳曉為首的國美董事局再發公開信,呼籲國美員工團結起來。

  2010年8月25日 黃光裕方面通過公開市場上增持國美電器股票1.2億多股,經過8月四次增持,黃光裕已佔國美股份35.98%。

  2010年8月30日 黃光裕二審維持原判,其妻杜鵑改判緩刑,當庭釋放。黃光裕稱將建議董事會優化和延展股權激勵方案,讓更多國美員工分享發展成果。

  2010年9月 陳曉密集拜會香港、新加坡、美國、英國等地的機構投資者,以獲取支援。

  2010年9月5日 黃光裕在獄中發表《我的道歉和感謝》,公開向社會認罪,打出“感謝政府感謝國美”情感牌。

  2010年9月28日 國美將召開特別股東大會。這次大會,將決定誰將出局。

  國美大爭是世界商業史上數十年難遇的經典案例,是佔“人和”的創始人大股東與佔“天時”的職業經理人和新進股東聯盟之間的較量,也是投資者與投機者(相對而言)的較量,最終軟硬實力方面旗鼓相當的利益攸關方必定達成妥協,而國美新董事局均勢體系必將誕生。

  放眼於世界經濟中的整體環境,官員與學界或看到了中國金融或資本運作市場的眾多不足,尤其是體制性弊端,或者因此設計出了一套應對方案,現在問題是,這些金融或資本運營仍然沒有一個與之相適應的制度環境或土壤,PE腐敗等大行其道,監管環境並未完善卻已惡化。

  國美是在香港上市的公眾公司,此次國美之爭,主要遵守的是香港的規則,其中的精髓完全適用於內地。“國美事件”解決過程中的規則意識與操作精髓,可以移植到內地證券市場。

  陳曉、孫一丁留任董事會,“重選竺稼為非執行董事”、“重選IanA ndrew R eynolds為非執行董事”、“重選王勵弘為非執行董事”三項動議得以通過。從這一立場出發變不難理解黃光裕一方要求陳曉出局的這一想法,其實也是在考慮資本的力量,而且黃光裕是考慮的更為長遠。

  備受矚目的國美控制權爭奪戰終於落下了帷幕,黃光裕最終以3個百分點的差距落敗。在國美的股權結構中,作為最大股東的黃光裕佔有約3成的股份。從另一個角度來看,國美的控制權爭奪戰又是另一種公司治理的“現代啟示錄”。

  社會對於國美的關注既在黃、陳誰會獲得控制權,更在於今後中國企業從中學到、看到了什麼。實際上,社會對於國美的關注既在黃、陳誰會獲得控制權,更在於今後中國企業從中學到、看到了什麼。

  一個是身係刑罰、擁有上市公司近34%股權的大股東和創始人,一個是雖持有公司不足2%股權、但獲得財務投資者貝恩資本支援的董事會主席,黃光裕與陳曉,因國美控制權之爭成為近期矚目的焦點。對於黃光裕、陳曉,以及國美管理層高管和股東而言,雙方在利益平衡的基礎上達成和解將是最佳選擇。

  黃光裕的一封信,勝過陳曉在十幾個國家的跨洋路演許多倍。這是迄今為止,黃光裕打出的最好的一張牌。這封信與黃光裕的一貫做法和風格有著很大的不同。因此有人説,這只是一個説法,只是抓心的一個術,不可乙太過當真。當然不能排除作秀的可能。但是,這是在公開的媒體上,黃光裕對全中國人作的一個鄭重承諾。...

  國美戰局,眼下雙方鬥法正酣,陳氏合縱、黃氏連橫,雙方你來我往已激戰數十回合。如果不是陳氏聯手貝恩,欲從其手中奪取國美控制權,這場波瀾不會掀起,黃氏絕對不會願意“以己之矛攻己之盾”。

  中國證券市場一直不缺乏大股東內鬥的橋段,但中國證券市場從來缺乏制度約束下的市場爭鬥。市場在法治約束下的民主生態,與叢林生態下的內部惡鬥有本質區別。

  中國內地家族企業走上現代公司治理之路並經受陣痛才剛剛開始。目前,圍繞控制權的爭奪,黃光裕家族和陳曉方面都在盡力備戰,雙方手裏也都握有一些籌碼。但陳曉很難成為真正的贏家,且不説黃光裕家族仍將是單一最大股東,此舉的大贏家其實是覬覦中國優質民營企業的外國資本。

  原因很簡單———黃光裕本身就是國美股東,他的權益同樣需要作為國美管理層首腦的陳曉去維護。對黃光裕股權的保護,不僅需要國美內部去重新審視,更需要整個社會的理解和認同。黃光裕身陷囹圄仍能操控自己的團隊連番出招,在某些人看來,似乎不是一個囚徒應有的作為,甚至還要被質疑是否得到了“特殊...

  在這種大背景的前提下,國美的“陳黃之爭”,就在美國眾多資本一步一步的作局中,逐漸淪落成為局中的兩顆棋子,而當國美所有權都把握在美國資本手中時,國美姓“黃”姓“陳”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“國美”已經成為“美國”了,這才是中國人的悲哀。

  要分析一個企業發展是否良性,從報表上來看,只有這四種維度結合運用,才是基本合理的。而國美在近段時間發展是否達到標準,如從單一的角度審視,這種業績報表很容易發生偏頗,産生的結果也只是做做“樣子”,如讀懂了的人,就會感覺是“皇帝的新裝”。

  此番奪權大戰在網路上引發的爭論,對股東權利的尊重得到了更多人的認同。雖然,不排除有人為造輿論的嫌疑,但尊重公民財産權理應成為一個法治社會應有的基本社會認知理念,其中,自然應該包括尊重被羈押者、服刑人員的公民財産權。

  老實説,因為看多了聽膩了看守所內發生的各種光怪陸離的非正常死亡案例,我對看守所的印象一直不好。據報道,北京高院方面表示,看守所允許黃光裕簽署文件也有監督機制,對簽署有全程的錄影,如出現問題,要對黃進行處罰。

  國美的這點事,就只與國美的股東有關,甚至與國美的員工都沒啥關係。國美這家企業,就屬於股東所有,與他人無丁點關係。紛爭雙方有事説事、有理説理即可,打“民族牌”,其實是一種試圖利用民眾情感,對民眾進行道德綁架、道德愚弄的愚民伎倆罷了。